【专访】演员释彦能:不懂功夫的小鲜肉充斥功夫片,让我感到难过

2016-10-27   次浏览

功夫片可以说是中国的一个国粹,属于在全世界完全不需要解读的类型。现在越来越少的投资方去标榜,反而让不懂功夫的小鲜肉充斥功夫电影,这是让我最伤心的。

  

晚上19点半左右,在上海杨浦区一个布置成废旧车场模样的电影片场,我被工作人员领到一辆房车前,车内空无一人,旁边走出一人告诉我“释彦能可能出去了一下”。我钻进车,环顾四周,车厢右侧有两个可供会客的座椅,后面放着一张床,显然这是供他临时休息的地方。此前,我得知在这场采访结束后的晚上21点,释彦能还要接着拍另一场戏。

这部电影名叫《极智追击》,从剧情介绍上,略有一点《加里森敢死队》的风格,是一群出身不同的精英临时组队的冒险故事。释彦能出演了唯一的反派角色,并在片中痛打了担纲主演的奥兰多·布鲁姆。

释彦能是这位少林出身的功夫明星最新的艺名,此前十年,他先后使用过另外两个名字。在拍摄《功夫》和《叶问》的那几年,他以释行宇行走江湖。2007年,在结束《新少林寺》的拍摄后,他舍弃了释行宇,改用释延能,再之后,又继续更改成了现用名。


对演员而言,这是不小的付出,意味着演艺生涯的一部分永远伴随着上一个艺名成为沉没成本。比起名字,更容易让观众记住的是他的脸,肌肉虬结,厚实的下巴,再加上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。故作凶狠时会使得感到心里微微一颤,就像他在《导火线》里演过的那样。

我不能算功夫电影迷,但确实能记得住他演过的大部分角色。《功夫》中的苦力强,《叶问》里的武痴林,《导火线》中的阿虎,《智取威虎山》里的老二,还有《西游降魔篇》中的驱魔人拳师。这种辨识度也许应该归功于一个演员的基本功,而不仅仅是他“打得好”。

一个人影闪进车厢,穿着白色汗衫,径直坐向我对面的座位,并冲我打了个招呼“你好啊”。我将目光投过去,发现他的肤色和我想象中一样黝黑,但身体更加强壮。

我冲释彦能点一下头:“我们开始吧”。

界面娱乐:先说说你参演的新电影《极智追击》,这次演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?

释彦能:是一个给好莱坞大腕明星带来最大压力的克星。

界面娱乐:听起来是一个凶神恶煞的反派。

释彦能:不能说凶神恶煞,他有很多人物性格。但我可以保证,这个角色对奥兰多压力很大,是唯一的反派。因为圈子里曾经给过我一个外号,叫“大腕克星”嘛,因为那么多华人大腕,每次和我合作,都在电影里被我打。奥兰多是第一个和我合作的好莱坞大腕,我觉得给了他一个下马威,哈哈。

界面娱乐:你至今演的所有电影中,都是以武戏为主,有没有考虑过去演一些纯粹的剧情片。

释彦能:有,其实之前我拍过一个刘奋斗的电影,叫《冠军的心》,还没有上映。那里面我的剧情是纯文戏,没有任何动作场面。

界面娱乐:所以这是一部体育电影?

释彦能:对,我没有打戏,而是演一个拳击手的经纪人,把拳手运到泰国去打黑拳的这么一个人物。导演反而找了不会打架的陈坤去打整部电影里的动作戏。

界面娱乐:是不是你在参演的电影里,会时常去充当武术指导的角色?

释彦能:但还是会有武术指导,我在电影拍摄中间也帮他们做一些动作设计或创意。通常我拍动作片,都会加入个人的意见,和导演商量。他们也愿意吸收我的动作元素在电影里。包括大哥,包括那么多的合作对象。 

界面娱乐:你过去十来年演过的动作电影,自己最满意其中动作设计的是哪一部?

释彦能:应该是我自己主导的《金刚王》,那个电影在票房上失败了,但里面的动作元素在业内评价很高,包括大哥、周星驰都看了,他们觉得我的动作设计很牛,很多功夫元素是别人没拍过的。虽然票房不好,但我可以说,对里面的动作戏份非常满意。

界面娱乐:在其他电影里,比如《功夫》和《智取威虎山》,你有参与动作设计吗?

释彦能:没有直接参与创作。但是拍《功夫》的时候,我在现场经常和周先生聊天,聊苦力强这个人的性格和生活状况。拍《智取威虎山》的时候,徐克老爷也是跟你不停地聊,我那个角色其实话不多,完全是双重性格,这种就靠演技了。拍完以后他对我的角色很满意,我刚刚又拍完他的新片《奇门遁甲》。

界面娱乐:你参演的电影,包括今年的两部新片《危城》、《使徒行者》,都是和香港团队合作。

释彦能:我的工作室在深圳,确实和香港的电影人合作的比较多,其实拍动作片和功夫片大多都是香港的团队在拍,我们内地的团队拍的也不多,拍出来的大部分也达不到一定水准。

界面娱乐:你觉得这种区别的原因是什么?

释彦能:我觉得是两地电影文化的差异,以及两地导演和制片人对功夫片的理解不同。即使在香港,大量动作演员都是内地来的,只是幕后团队是香港的。香港的功夫片团队在全世界是有目共睹的,有经验的导演也是最多的。他们的团队制作功夫电影,确实更专业。

你比如说老爷(徐克)就是很典型的例子,他的《黄飞鸿系列》,还有陈木胜、林超贤导演拍了那么多时装的警匪的风格,香港的动作片环境是古装的时装的都很专业。动作导演就更多了,洪金宝大哥,袁和平导演,他们各自的班底,我也都合作过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界面娱乐:接下来会选择更多地与内地团队合作吗?

释彦能:没有说很人为地转向哪里。但是我还是会选择适合我的剧本适合我的角色,无论是港方的还是内地的还是国外的。

界面娱乐:现在在内地,网剧网大非常繁荣,有没有这方面的邀请?

释彦能:有很多,都被我推掉了。

界面娱乐:原因是什么?

释彦能:首先我认为这些网络剧、网络电影的制作达不到我的要求,或者故事不够好,我不会去拍。

但我不排斥网剧。很快我就要拍一个20集的网剧,那是一个很有创意的剧本,是一个团队量身定做写个我的,我看了剧本才答应。所以将是首次出演网剧。大概在明年下半年的时候能跟观众见面吧。

界面娱乐:我想问问,在你入行之前,功夫电影对你的影响如何?

释彦能:我之所以12岁去少林寺,其实当初抱的梦想就是成为功夫明星。归根到底是当时流行的功夫电影的影响,《少林寺》、《少林小子》、《陈真》。那时候国内的电视节目不丰富,引进了很多香港以及海外的影视剧。这里面功夫元素的占了很多。 

界面娱乐:有一个阶段,香港的动作片出现了某种程度的复兴,比如你参演的《导火线》,开辟了拳拳到肉的风格,这种趋势为什么后来没有继续扩大?

释彦能:这和演员对动作电影的要求以及动作导演的设定有关。只能说年代变迁了,年轻观众对动作电影的偏好也改变了。可能那种传统的真功夫风格没有那么多人喜欢看。所以得去寻找更多元素:时尚元素,特效元素,包括镜头语言的改变。

不能说真功夫电影就这么没落下去了,我不相信。只是这个受众群有多大而已。但我也不否认,功夫片将来一定会被大量的特效充斥。我个人当然还是偏向真功夫的类型,将来自己主导的片子,都会以这种为主。

界面娱乐:目前手头上有这类电影的邀约吗?

释彦能:有三四部作品在看剧本,都是时装动作片。其中三部是我主演,另一部我当动作指导。 

界面娱乐:你提到过,自己几乎已经将圈内的动作大咖合作了一遍,还有没有你特别希望能去合作的演员?

释彦能:范·迪塞尔。他不是一个帅哥,也不是多么有型的人,肚子上没有腹肌,胳膊和腿也很粗,但他有他自己的气场和风格,他的动作电影全世界那么多人爱看。他是我非常崇拜的一个演员。因为他把他的精力思想放在他的动作里面,标榜出了属于自己的独特的电影风格。

这次我看到丹哥(甄子丹)和他合作《极限特工3》,我就很开心。因为只要有华人演员在,他就会在电影里放入华人功夫元素。我也希望将来能有这种机会。

界面娱乐:你的第一部电影是周星驰的《功夫》,十年后你又拍了他执导的《西游降魔篇》,能聊一聊你们的交往吗?

释彦能:我很恨他啊,十年了怎么才找我拍过两部戏。哈哈。他是我的伯乐,带我入行的恩人。你知道,他本身的作品不多,所以对演员表演和电影制作的要求非常高。不是任何一个导演能都达到这程度。周星驰拍电影,不是为演员找角色,而是为角色找演员。任何一个大大小小的角色,哪怕群众演员,在他手里都会出彩。

我觉得那十年间他身上也发生了很多变化,生活里面我一直和他保持联系,有时会打个电话联系,去公司坐坐,吃个饭什么的。他是一个功夫迷,特别喜欢功夫,我记得他好几次和我讲,他觉得我这个年龄段的功夫片演员里,功夫最好的是我。所以我相信,以后他要再拍功夫题材的电影,一定还会来找我。

界面娱乐:你作为电影演员,本身的观片量如何?

释彦能:只要不拍戏,我每天吃完早饭就看一个片子,然后下午再看一部,或者是晚上。所以一天最少看两部电影。

界面娱乐:题材会有哪些偏好?

释彦能:当然以动作片为主,也会看纯剧情片、文艺片。了解他们对人物创作、演绎上的方法。

界面娱乐:我听到一个说法,你在动作戏拍摄中一直坚持不使用替身?

释彦能:替身演员首先是幕后英雄,没有他们的付出肯定没有高质量的电影诞生。作为动作演员,坚持不用替身的话,肯定危险性非常高。所以制片方、导演会强制你用替身,否则你受伤了,电影就完不成。我从前确实对替身的使用次数是零,现在的话,我会去试自己能不能完成动作,做给导演们看。对于难度系数特别大的动作,比如从楼上跳下,其实还是会用替身。但我只要感觉替身达不到我审美要求,我肯定会重复一次。

界面娱乐:你的身材保持的很棒,每周你的运动情况如何?

释彦能:健身是必然有的,但我不会完全沉浸于健美式的那种肌肉。爬山、越野、游泳、武术,不拍戏的话我至少每天会健身三个小时,拍戏情况下也保证一个小时的恢复。饮食上我没有刻意要去减肥。反而会增加肉类,蛋白质的摄入。

界面娱乐:入行到现在已经十三年了,能否谈一下,当一个动作演员最辛苦的是什么?

释彦能:拍动作片,劳累、碰撞都是很正常的,这些不是特别影响我。真正影响我的是动作片功夫片的没落。尤其是现在,制片人或者投资方因为商业因素让不懂功夫的小鲜肉充斥功夫电影,这让我很伤心。他们完全没有这种能力完成这些动作体系,电影投资者强行使用替身来完成电影,不惜得到生硬的穿帮情节,只是为了能让小鲜肉们露脸。

界面娱乐:不懂功夫的演员主导功夫电影,这让你感到难过?

释彦能:功夫片可以说是中国的一个国粹,属于在全世界完全不需要解读的类型。反而现在越来越少的投资方去标榜去生产,这是让我最伤心的。

界面娱乐:在香港呢?

释彦能:香港也比以前少了很多,不像以前产功夫巨星的年代那种投入,那种产出。因为市场根据商业的角度去进行了舍弃。还是那句话,年代变迁吧,观众的口味也确实变了。

来源:界面  程衍樑